©瓶盖儿 | Powered by LOFTER

小克劳斯碰了碰我的肩膀,示意我向窗外看。

那头棕色的熊就站在旧玻璃窗后面,举着火把,一动不动地盯着我们。

我咽了咽口水,下意识地向它身后望去。在四五英尺开外的被圈起来的生态保护区里,星星点点的火焰正在低矮的灌木丛里燃烧着。那些大块头们,围着篝火相互簇拥在一起。树林里静得只剩下木材被火焰烧得咔嚓咔嚓响的声音,空气里弥漫着什么东西被烤焦的气味。

天哪!难以想象,熊居然学会了使用火!

我觉得嗓子发干,一种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。

“你觉得这事儿…怎么样?”

小克劳斯极力睁大眼睛,“这简直太他妈的不可思议了!”

评论

每一天都是新生